Bing

再见

总裁凯×少爷源
😃新文试水……
   写不写下去还不一定……

R公司联谊酒会
    天还没黑透,酒店里就亮起了灯光,一辆一辆的豪华的轿车停在酒店门口,下了客后又开走。
    从车上下来的,无一例外,都是在A市数一数二的大佬。
    王源从自己的跑车上下来,把钥匙丢给服务员,让服务员把车开到停车场,然后拍拍衣服,面无表情的走进酒店。
    一进酒店,就有无数道目光向王源投来,王源也习惯了这样的目光,坦然的往里面走。
    说实话,比起来参加这些无聊的酒会,他更愿意在家睡觉。
    “源源。”一位眉眼与王源有五分相似的女子朝王源走来。她手里拿着一只酒杯,里面的红酒随着她的走动而摇晃着。
    “不错呀,果然是我老弟,穿什么都好看。”王娴空着的一只手握拳,轻轻撞了撞王源肩膀。
    王源脸色稍稍缓和“我是谁呀?我可是王源。话说回来,你干嘛非要我来,无聊死了。”
    “唉,叫你来当然是事。”王娴呡了口杯中的红酒“这是我们家开的酒会,你作为王家长子,当然要来。还有,今天来的有好多漂亮的女孩,看看,喜欢谁?姐帮你撮合撮合。”
    “姐,你都还没结婚我干嘛要结婚?等你什么时候结婚了,我自然会去找个女朋友。”王源扶额,转身准备走。
    王娴一把拉住王源“一天没大没小。”
   “姐,你还要干什么?”王源一脸无奈的站在王源旁边。
    “刚刚逗你的,其实今天让你来,是为了让你认识这些大佬们,以后你接手公司,也会容易很多。”王娴画风一变,语重心长的和王源道。
    “公司有老姐你不就行了。”王源小声嘟囔。
    “你小子!”王娴使劲一推王源的头“走,我带你认识人去。”
    王源被迫拿了一杯红酒跟着王娴,时不时陪笑着给某个人敬酒。
    “源源,这个是K集团的新任董事长。”王娴又把王源拉到一个人面前。
    王源面无表情的抬头,瞳孔瞬间放大,时间,就在这一刻静止了。
    那个他想忘,却忘不掉的人;那个把他狠狠抛弃的人;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人……
    嘴唇动了动,却没说出一个字,手上的酒杯砸在地上,碎成无数片,红酒溅在崭新的西装上。
    “多大的人了,还这么不小心?”王娴把酒杯一放,从服务生手中拿过毛巾帮王源擦衣服。
    “我不舒服,先回家了。”王源避开王娴的手,不顾形象,扭头就跑
    “对不起,我弟弟就是被我宠坏了,脾气有点怪。”王娴一脸歉意的看着对面一直站着的人。
    “没事。”那人开口,轻轻吐出这两个字。
   
   王源狂奔到停车场,坐进车里的那一刻,他发现自己心跳的好快。
  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回来?走了还回来干什么!”王源大吼着,手重重的砸在方向盘上,传出一声很响的喇叭声。
    “怎么?谁惹你生气了?”车门突然被打开,一个人坐到副驾驶上。
    “谁让你进来的,出去。”王源愤怒的看着坐进自己车里的王俊凯。
    “你就这样对自己好朋友的?”王俊凯带着痞气道“我们俩这么多年没见,好不容易见面了你还跑了我追出来你还朝我发火。我真是委屈死了。”
    “王俊凯你……”王源面对王俊凯的油嘴滑舌,一向没办法反驳,五年前如此,而今,也是一样。
    “老朋友见面,你也不请我吃顿饭。”王俊凯自觉的拉过安全带给自己系上。
    “酒店里一堆吃的,你爱怎么吃怎么吃,没人管你。”王源伸手解开王俊凯刚系好的安全带,侧身打开王俊凯那边的车门“下去。”
    王源还没来得及回到自己座位上,王俊凯拉住王源的手腕“源源,我们重新开始。”
    “不可能了,不可能了王俊凯,我们回不去了。”王源摇摇头,欲把手抽回,奈何王俊凯捏的更紧了。
 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  “王俊凯,我们都已经长大了,各自有各自的生活,当年只不过年少轻狂,过了就过了。”王源撇开头,不去看王俊凯眼里的落寞。
    “源源……”王俊凯沉着嗓子道。
    王源突然有些于心不忍,正当要说的时候,一阵高跟鞋声传来,伴随着尖锐的女声“凯哥哥,凯哥哥你在哪里?”
    王源顺着声音的由来向外看去,一个身着大红色紧身长裙的女孩超这边快步走来。
    女孩的唇上涂满了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大红唇彩,眼皮上抹着颜色鲜艳的眼影,甚至还画了眼线。怎么看怎么怪异,少了本该有的清纯,多了几分妩媚。
    因为穿着礼服裙,女孩不敢跑,只好快步走着,边走边四处张望,还叫着“凯哥哥”
    “你的小情人在找你,赶快下去。”王源皱了眉头,推王俊凯一把。
    王俊凯放开王源,迅速把车门关上,凑到王源面前压在王源身上“别动。”
    “你要干什么?放开我。”王源小声的说道。
    “别让她发现我。”王俊凯调低了王源椅子的靠背。
    “你没看见她在找你?快下去。”王源在不知不觉中感到心里酸酸的。
    “好吵,别说话。”王俊凯低了低头,把头埋在王源颈窝。
    王源脸红了,红到耳根。
    女孩没找到人,走远了,王俊凯还是压在王源身上。
    “她走了。”王源默默道,轻轻推了推王俊凯的肩膀,暗地里的意思是‘你可以起来了’
    “源源,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。”王俊凯的声音低沉。
    王源不回答,用力推着王俊凯,却被王俊凯抱住。
    “你回去吧,我再想想。”王源还是做出了让步,没有刚刚态度那么强硬“那个…那个女孩子和你什么关系?”
    王俊凯顿了顿“她叫梁蕊,是我妈妈闺蜜的女儿,和我一起回的国,我妈让我和她结婚。”
    “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?去结婚呀。”王源生气了,撇开头。
    “我拒绝了,我一直是把她当做妹妹,真的。”王俊凯抬头,一脸严肃的看着王源。
    王源被他逗笑了“好了好了,放开我,我姐还在等着我去,我再不过去我姐要生气了。”
    王俊凯终于放开王源,起身下了车,王源也下车“你先去吧,我们一块儿进去不好。”
    王俊凯狐疑的看了一眼王源,还没走远,就听见车子引擎的声音,转过头,王源的跑车已经开远。
    王源开车回到家,父母都在国外,这栋巨大的别墅中只有他和姐姐。
    当然,父母会偶尔回来住几天,但没过多久,又会回美国,毕竟公司的总部在美国。
    别墅里有着佣人,王源把车停好,走进别墅里,佣人帮他打开门。
    上楼把沾了红酒的西服脱下,王源换上休闲装,走到阳台。
    阳台外就是环海公路,自己从小就喜欢海,所以王源父母在把王源和王娴送回国的时候特地选了这一套别墅,每天早上一拉开窗帘,就能看到蔚蓝的海洋。
     海风许许的吹着,带来海里独有的腥味。
    当年王俊凯消失的时候,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,心痛到没法呼吸。
    他不想把悲伤带到家里,买了一天的电影票,从早上的第一场电影看到最后一场。
    爱情片、动作片、恐怖片……只要是那几天上映的,他全部看了个遍。
    王娴在电影院找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不睡觉看了连续两天的电影了。
    那是王娴第一次看到王源哭,这个弟弟,从小到大一直都很坚强,即使摔倒了,受伤了,坚决不掉一滴眼泪,但现在却哭的快要岔气。
    他整整用了两年时间,才把王俊凯忘了,但哪是那么容易忘的?只不过想到王俊凯的时候,心没有那么痛了。

   手机铃声响起,王源拿起手机,现实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,手指一滑,挂了电话,但那边的人好像不死心一样,王源一挂,他就接着打。
    王源被逼得烦了,接了电话“喂”
    “下来。”是王俊凯。
    “下哪儿?”王源不禁感到好笑。
    “你家楼下,低头。”
     “啊?”王源低头看下阳台,王俊凯正站在正对王源房间阳台下的公路上,身后停着一辆黑色的JEEP。
    “干嘛?”王源有几分怨气,王俊凯太过分了,竟然找到自己家了。
    “你说干嘛?刚刚是谁先跑掉的?”
    “额……”
    “出来。”王俊凯朝王源挥挥手。
    “不要。”王源拼命摇头。
    “你不下来是不是?”
    “嗯。”王源重重点头
    “那我上去找你。”说罢王俊凯朝这边走了几步。
    “别别别,我怕你还不行?我下来,你别来我家,不然明天事情传出去你的小情人跑来我家轰炸我。”
    王俊凯“……”
   “说吧,什么事?”王源跑着出来。
   “你不解释一下刚刚为什么要骗我吗?”
    “我哪里骗你了?”
    “没有吗?”
    “我又没说我要进去,只是让你进去而已。”王源嬉笑着回答
    “王源,你变了。”王俊凯觉得现在的王源,让他感到陌生。
    “人总是会变的,我们都已经长大。”王源从包里拿出一根烟点上。
    王俊凯皱了皱眉,抢过王源嘴里的烟丢在地上“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?”
     “不就抽烟吗?有什么大不了?”王源不以为然的从包里又掏出一根。
    烟味呛人,王俊凯嫌弃的用衣袖遮住鼻子“快灭了。”
    王源冷漠的看着他,把烟丢在地上,踩几脚,烟才彻底灭了。
    王俊凯转头看着大海“我们,真的回不去了吗?”
    “王俊凯你做梦呢?我困了,先回去睡觉了。”王源勾了勾嘴角,手揣在裤兜里往回走。
    王源回到房间,心里却一直惦念着还在楼下吹风的王俊凯,又走到阳台上。
    公路上的那辆JEEP已经不在了,王源苦笑“王源呀王源,你一天在想些什么?怎么可能?怎么可能还回的去?”
      将近一点半了,王娴才从外面回来。王娴回来时王源正在房间里打游戏。
    王娴气冲冲的跑上楼,门都没敲就进入王源卧室,站在电视机前挡住王源的视线。
    “姐你干嘛?门也不敲。唉唉唉,让一下,你挡着我了。”王源偏头,要去看电视。
    王娴手一伸,把电视机关了,游戏也自然关了。
    “姐你干什么?我都快打通关了。”王源把遥控器一丢,从地上蹦到床上,盘腿坐着。
    “说吧,为什么要跑。”王娴双手环胸,面无表情的盯着王源,盯得王源心里发毛。
     “有什么好说的,老姐你也累了,赶快回去休息吧,熬夜对皮肤不好。”王源跳下床把王娴推出卧室。
“好,那你明早把事情给我交代清楚。”王娴用手指轻轻推了推王源的头,走向自己卧室。
王源关上房门,顺便把灯关了,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,陷入沉思。

A市最出名的夜店
这里,是富人拿钱消乐的天堂,表面上是夜店,其实是黑帮的中心。
在这里,只要有钱,没有什么不能干的,毒品交易、走私军火……只要想的到的,几乎这里都有。
一辆黑色的JEEP开进夜店外的停车场,王俊凯从车里出来,马上就有个女人跑过来,恭敬的跟着王俊凯“凯少。”
“嗯。”王俊凯散发着冷漠的气息,与刚刚讨好王源的那副模样完全不同,如果不是同一张脸,别人可能会认为是两个人。
“凯少,杨总已经在里面等着您了。”那个女人走在前面为王俊凯领路。
女人领着王俊凯往夜店里面走,走了大概五六分钟,才在一扇门外停下,为王俊凯拉开门。
王俊凯理了理衣领,走进去。
    王俊凯进去的瞬间,原本喧闹的房间里瞬间鸦雀无声,只剩下电视上放着音乐,所有人齐刷刷的站起来看着王俊凯。
“凯少来了。”杨澜对着王俊凯微微低头示意。
“都坐吧。”王俊凯走到一旁坐下。
王俊凯这句话好像是赦免令一样,所有人又接着做刚刚做的事。
“怎么来的这么晚?你家那位又缠着你不让你出来?”杨澜丢给王俊凯一罐啤酒。
“梁蕊?她还不配。”王俊凯嘲讽的笑笑,拉开啤酒。
“那是哪位高人可以让我们从来都准时的凯少迟到。”杨澜一口喝了半罐啤酒。
王俊凯摇摇头,不回答杨澜,心里却道“源源,我一定会让你回到我身边,一定。”


评论(9)

热度(5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