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ng

落花(HE版)

古风向

承诺你们的HE,稍微改了一点点

   雪,一片一片飘着,苍茫的大地上,蓝衣男子抱着绿衣少年,绿衣少年前胸插着一把剑,血液染红了他的衣服,也苍白了另一个人的脸,另一个人的心。

    绿衣少年抬起冰凉的手,想拭去蓝衣男子脸上的泪,却再也没有力气“好好活下去,忘了我罢。”终于,再也支撑不住了,手无力地垂下,一滴泪,从眼角悄然滑落。那样子却如同睡去的人儿一般安静。

    蓝衣男子似失了魂一般,“不!不要!你说过要陪我一辈子的!你不能走,我也不同意你走!”他紧紧地抱住绿衣少年。忙跑回营帐,把他放在床榻上,急传军医,握住他的手。绿衣少年做了一个梦……

     十二岁那年,他被欠下巨债的父亲卖到青楼,经不住他的苦苦央求,老鸨才同意让他做清倌,但却要像个女人一样每天去给那些的有钱人卖艺。

    他不甘心,却没有力量,直到他遇见了,他的那个他,那个叫‘王俊凯’的蓝衣少年。从小到大,他从未见过如此风度翩翩的公子。

    王俊凯永远都着一身湖蓝长袍,如海神一般,令人沉醉却拒人千里,当然,除了他。

    可谓是一见钟情,他爱上了王俊凯,但王俊凯是王爷,怎么会看上他这样的卑贱之人?他小心的藏着这份感情。

    他记得王俊凯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“你为什么要一直盯着我?”王俊凯的桃花眼微挑,没有警觉,是调戏。

    “没有,我没有看你。”他立刻收回目光,低下头,不知所措,王俊凯一把将他拉到怀里“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
    “没……没有。”他连忙否认,低着头,不敢正视王俊凯,他的脸已如落霞那般。

  “那你为什么要脸红?”王俊凯修长的手指勾起他的下巴,脸渐渐贴近。王俊凯呼出的温热气息打在他的脸上,他的脸又红了些许。

  “王爷,”王俊凯的侍卫跑过来“皇上急召您回宫。”

  “知道了。”王俊凯有些烦躁地回答。低头问怀里的小家伙,“叫什么?”

     他低下头,有些腼腆的道“王…王源。”

   “我明日还会回来找你的,王源”王俊凯笑笑。他望着王俊凯快步离去,一个人站在那儿傻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 第二日,老鸨早早的就把他叫起来,给他化了精致的妆容,穿了华丽的衣衫,让他显得更为出尘了,催促小厮把一头雾水的他送上那辆华丽的马车。

    他不知道去哪儿,却又不觉害怕,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。

   马车很快的停了,一个长相标致的丫鬟揭开了车帘,请他下车他从未受过这样的待遇,忙自己跳下来。一下车,映入眼帘的是那华丽的府邸。他怀揣着他那颗忐忑不安的心跟着小丫鬟走了进去。

    小丫鬟带着他走到一个花园门口时便不再进去,让他自己进去,这下,他更紧张了,手指不安地揪着衣角。

   “你来了。”熟悉的声音传来,他回头看去,王俊凯还是一身淡蓝色长袍,不同的是王俊凯头上的玉簪换成了金冠,还有就是王俊凯脸上的温和笑容。

  “你还会笑?”他不由得问出这一句,自己都没反应过来,王俊凯先出声“我对你笑得少吗?”

  “啊?”他脸又烧起来了,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莽撞,忙跪下认罪,王俊凯可是王爷,一句话就可以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“还请王爷恕罪。”

       王俊凯俯下身把他扶起来,杏眸对上桃花眼,目光里带着怯懦对上温柔的目光,他脸颊微红。

    “你会弹琴吗?”王俊凯抱着他走到石桌旁坐下。“会!”王源叫出声,却又再次意识到自己又失礼了,低下头。王俊凯再次不吝啬地露出虎牙“我面前也没有那么多虚礼,顺带提一句,你叫我王俊凯,俊凯,小凯,凯爷,都行,随你”

    他点点头从王俊凯的怀里出来,奔向不远处的亭子,那里放着琴。他没注意到,王俊凯朝他的背影宠溺地勾了勾嘴唇。

     他留在王府,每天王俊凯都缠着他让他弹琴给王俊凯听,王俊凯有时,也会吹箫给他听。两人合奏时则引来鸟雀翩翩起舞。

    他觉得,这段时间,是他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。

    十五岁那年,在厨房自己动手做饭,本想给他一个惊喜,可皇上给王俊凯赐婚,消息却传到了他的耳朵里,握着刀的手一偏刀锋划破了手指。展开朵朵妖艳的血花。

    不知道为什么,他的心却乱了,他突然开始害怕面对王俊凯,只想找个地方躲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他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,却不觉,走到了小时候住的那条小巷。住在小巷里的还是那几户人家,还是那样一贫如洗,但人,却是快乐的。

   有几个小孩子还认识他,笑着闹着跑过来朝他喊“王源哥哥。”

    他笑了,蹲下与孩子们嬉戏,丝毫不在意自己身上穿着的华贵衣裳沾上了灰尘。

    不知不觉,已到傍晚,孩子们都回家了,他也想到要回王府。但他知道,那不是自己的家,自己也不曾属于那儿

     随着夜晚降临,他还是回到了王府,今夜的王府不太对劲,平日里热闹的王府不见了,所有人都不敢说话,连平素最爱闹的小丫鬟也是严肃的站着。

     小丫鬟见他回来了,急得都快哭出来了,忙带他进去。贴身丫鬟看到他的时候,哭着跪下来“源少爷,您终于回来了,您要是再不回来,王爷会杀了奴婢们的。”

    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跑着去自己的卧房。卧房里外跪满了服侍自己的人。王俊凯沉着脸站在他床边,满屋子的低气压。

   他急急忙忙跑过去“小凯!”

    王俊凯听到了他的声音,回头看,见他向自己跑来,一把将他搂入怀中“源源,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  那一刻,他感到了王俊凯的脆弱,但偏偏又想到那场赐婚,“你不是有未婚妻了吗?要我干嘛?”他推开王俊凯。

  “我不会和那个公主结婚的,我这一辈子只爱你。”王俊凯再次将已经呆了的他拥入怀中“源源,答应我,以后再也不离开我。”

    他哭了,抱着王俊凯说“我永远不会离开你。”

    王俊凯吻住了他的唇。

    十六岁那年。王俊凯要出征,他心里虽不舍,却还是表现的不在意。

   王俊凯不知道,自从王俊凯走后,他整整两天滴水未进,整天浑浑噩噩的,梦里都是王俊凯搂着他的场景。

      最不想见到的事还是发生了,边塞突然传来消息,说,王俊凯在一次战斗中失踪了。

     听到消息后,他像疯了一样,随便牵了一匹马就往边塞冲。路上,他不记得死了几匹马。他只知道,当他快要到达边塞战场的前一天,他病倒了。

    幸好他从马背上摔下倒在路边时被一个姑娘救了,否则,他这辈子都见不到王俊凯了。

    姑娘将他带回自己家,并帮他医治 他很感激姑娘,但他那时最想做的事,是立刻见到王俊凯。

    姑娘不让他走,说让他病好了再走,他不愿意,却被姑娘强迫留下来养病。他度日如年,心心念念的都是王俊凯。姑娘告诉他,其实统帅并没有失踪,只是为了哄骗敌军而已。

     终于,病好了。他谢过姑娘后又重新踏上了前往边塞战场的路程。

     在赶到战场的时候,战争已经结束了,他所在的国家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  他在军营见到了统帅王俊凯,王俊凯对他的来到感到惊讶。听了他诉说从头到尾的故事,王俊凯越发心疼,将他抱在怀里。一个长久的吻,唇舌交缠之间,诉说着他们俩的爱情。

    班师回朝之日,皇帝亲自出城门迎接。跟在皇帝身后的,是那个皇帝曾经赐婚给王俊凯的璃茉公主。

     璃茉公主如传闻中的一样美丽动人。一见王俊凯回来了,不管还在王俊凯身边的他,哭着着抱住王俊凯,“凯哥哥,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 王俊凯的脸上的笑容僵了,刚刚的温柔笑容瞬间被阴冷替代,推开璃茉公主,牵起他的手“请公主自重,本王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”他,才明白原来,王俊凯的温柔,仅仅只限于在他面前。  璃茉攥紧了拳头,    果然,当天晚上的盛宴,璃茉公主在他的酒里下了毒,他当场吐血晕到。晕倒时,他只感觉眼前一切模糊,然后是王俊凯温暖的怀抱,焦急的呼唤。

   “小凯……”他晕了过去。

    鬼门关前走了一趟的他终于醒来,发现自己在卧房里,眼前就是王俊凯。王俊凯没了以往的精神气,脸上胡子拉碴,头发散披着。

   王俊凯见他醒了,不由分说吻住了他,直到两人都呼吸困难了,才放开他,又抱紧他“源源,这辈子都不要离开我好吗。”

   他闭着眼睛享受王俊凯温暖的怀抱“那我俩约定好,一辈子都不分开。你也不要丢下我,我也不会丢下你。”

    “好。”王俊凯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 后来,王俊凯再平战乱,他却死活要一起去,不得已,他去了。却险些留在那儿。

     夜晚,敌军排刺客前来刺杀王俊凯,王俊凯在帐篷外与刺客纠缠,他却突然觉得不对,冲出去,见王俊凯在与一些人缠斗,可双拳难敌四手,又是几个耍阴招的,他忙扑上去替他拦下了致命的一剑……

   他,终是醒了——

   他许他一世无忧

   他许他永世相随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3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