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ing

明暗

看了暗香男弟子不让人看脸的事情有感而发
文笔烂,剧情狗血,逻辑混乱,看着玩玩吧………


深夜,树影婆娑,两个身影在郊外的树林里穿梭,唯一不同的,便是一个人追一个人跑。

在前面跑的男人气喘吁吁,精疲力尽,腹部,背上有着几道深深的刀伤,浅蓝色的衣服被鲜血染尽。而在后面追的紫衣青年,下半边脸是被围脖挡住的,他手提长刀,轻快的在树上飞跃。

突然,男人眼前一亮,看到希望般拼尽最后一点力气超前面跑去。

青年挑眉,心道:“破寺庙,怎么又到这里了。”从前他接到刺杀任务,也是追到了这里,本来都要得手了,偏偏就被一个破和尚拦着。他暗骂一句,只希望不要再遇到那秃驴,不然又要坏事儿。

被追杀的男人冲进寺庙,碰巧前方有一位提着灯笼巡夜的少林,男人便拼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向着和尚跑去“师傅!救救我!”

少林往男人身后看去,也有些诧异。没等少林说话,青年就站定了脚步,不慌不忙的把围脖拉的更高遮住大半张脸,然后抱着手,语气轻佻“呦,大师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少林朝青年作了一揖“施主,佛门净地,请施主谨言慎行。”

青年把玩着手中的刀,笑嘻嘻的说“大师,你身后的人,他的命我今天就要了,还请您速速让开,让我可以早点回去交差,保不准师姐高兴了,就不让我修灯了。”

少林摇头“施主,佛门净地,禁止杀生。”

眼睛一眯,青年露出杀意“大师,你若是要阻拦,今夜,我便连你也杀。”说着就冲上前去。

少林用佛杖抵抗着青年的攻击,只守不攻。在青年的不停动作下,青年的围脖掉下,整张脸露出。少林一愣,青年也一愣。青年最先回过神来,当少林回过神的时候,青年的到已经捅进了少林背后之人的心口,青年抽刀,血溅在青年的脸上。

少林叹气“暗香,你又杀人。这次无论是谁,都渡不了你了!”

暗香收回刀,丝毫不在意脸上的血,拉起围脖遮住脸,没有再和少林争论,用轻功离开了。

天蒙蒙亮,暗香坐在山崖上喝酒。师姐巡山时发现了他,他喝得醉醺醺的,见到师姐就吵闹着要师姐安慰自己“师姐师姐,我的脸被别人看了怎么办啊。”

师姐一愣,继而道“按照本派的规矩,男弟子被人看了脸便要嫁与那人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。”

暗香先是呆住了,然后就开始自言自语“他不会喜欢我的吧,我杀了这么多人,手上沾了这么多鲜血。”

师姐拍拍暗香的肩膀,无奈的叹气“你自己好好想想吧。”说罢,转身走了。

暗香想了想,好像那个和尚挺好玩的。



这天清晨,少林正在寺院里扫地,扫帚和树叶摩擦发出清脆的声音。眼前突然出现一人,少林抬头“阿弥陀佛。”

暗香踩在少林扫起的落叶上,把围脖扯下露出整张脸,在少林惊奇的目光下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脸“大师,按照本派的风俗,你看了我的脸,就要娶我。”

少林愕然,双手合十,朝暗香微微鞠躬“在下是佛门弟子,请施主自重。”

暗香凑近少林,在少林耳旁小声道“那你可以还俗啊,或者,破戒也可以。”

少林退了一步,摇头“施主若是没事,可以去烧香拜佛,兴许你的心灵可以被渡化,何必揪着小僧不放。”再抬头,暗香已经不在,少林拿起扫帚,把刚刚暗香踩的四散的枯叶重新扫在一块。

让少林没想到的是,少林刚刚把叶子扫完,暗香又出现在他身边了,暗香邀功似的跟在少林身后“大师大师,我听你的话去烧了香,但我没拜佛,因为我这辈子只跪掌门一人………”

接下来第二天第三天………半个多月了,暗香每天都去找少林,暗香特别喜欢搞破坏,似乎是想引起少林的注意。在少林每天早上扫地时,暗香都会故意跳到少林扫成一堆的枯叶上,然后刚扫好的枯叶就又四散开来,还需要再扫一遍。

但对于暗香这样的行为,少林从来不发一语,只是在暗香搞破坏以后又重新再扫一遍。有时候暗香会觉得很无聊,坐在旁边的石阶上,用手撑着下巴道“你为什么要一直扫啊,这枯叶扫不完的。”少林也不回答,默默的扫着落叶。

也不知暗香从哪里弄来了一本佛经,不搞破坏的时候就拿着佛经在少林旁边绕来绕去,边绕还边念着佛经“大师大师,我杀了这么多人,你渡一渡我呗,我死后可不想去什么地狱……”

寺里的其他弟子都知道每天都有一个暗香来捣乱,少林以往半个时辰就能完成的任务,现在竟需要一个时辰。有人劝少林赶走暗香,省得暗香再来搞破坏。少林只是摇摇头“他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,他的本性不坏,我只愿能渡他。”

暗香还是一如既往来找少林,每次找少林前,他都会先把前一天杀人所留下的血腥味清洗干净。偶尔,他也会烧柱香。




入秋了,掌门安排少林去一趟城里的寺庙送东西,少林收拾包袱就启程,但心里总有些担忧,他留了一封信让接手他扫地的和尚见到暗香时转交给暗香。

再去城里的途中,少林遇到了暗香,暗香带着围脖遮住脸,背上全是鲜血,一瘸一拐的往少林这边跑“大师…”

原来这一次暗香也是接了赏金去杀人,没料到此人的武功如此高深,暗香被砍了几刀才勉强逃了出来。

宛如暗香第一次见少林的情景,只不过,这次追的换成了被追的。暗香没了第一次见面的妖娆放肆,多了几分狼狈,他想“我杀了这么多人,他恐怕希望我早点死吧,又怎么会救我。”暗香勉强一笑,从少林身边跑过。

少林本以为暗香会找自己寻求帮助,但没想到暗香像不认识自己一般从身边跑过。

后面追来了几个人,暗香本就负伤在身,如果这些人追上了,暗香就是死路一条。少林一咬牙,转过身追到暗香,把暗香扛在背上,在树旁躲起来。等到那几个人离开了,少林才放开暗香。

暗香虽然失血过多感到晕眩,看着少林,还是忍不住调戏“大师,我那么坏你还救我,你是不是喜欢我啊。”

少林不说话,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帮暗香包扎伤口。暗香扭来扭去不愿意包扎,他扶着树站起来“你走吧,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样子。”他勉强扶着树走了几步路,一头朝前摔下去。

再醒来时,他在一间客栈内,少林早已没了踪影,只留了一封信和一小袋银子。信上说少林已经付了房费,叮嘱他要好好休息,就没了。

暗香笑了笑,把信撕成几瓣,在烛灯里烧了。拿着银子租了一匹马去城里的寺庙。他到寺庙的时候,少林正在殿里打坐。暗香扑过去,少林没准备好,一下子向后倒在了地上,暗香把匕首架在少林脖子上“和尚,我今天是来逼婚的,你看了我的脸,就必须娶我。”

少林任由暗香把刀架在他脖子上,他看着暗香“施主,出家人不谈婚事。”

“如果你不答应,我今天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,除了掌门和师姐,其他见过我脸的人要么就死了,要么就瞎了,最后一种,也就是娶我。你选哪一种呢?”

“施主为何咄咄逼人?你明知道出家人不谈婚事。”

“那你看我的脸这件事怎么算。”

“小僧不是故意的。既然这样,那小僧只能…”说罢,少林抬手抢过暗香的匕首往眼睛上一划,血从眼眶里涌出“这样能够交代了吧。”

暗香突然哭了“和尚,我真的想一刀把你杀了。”暗香站起来走了几步,又转身“和尚,我恨你。”



半个月过去了,少林正在佛堂打坐,他的眼睛看不见了,却让听力异常灵敏。

两个小和尚一边清扫佛堂一边在旁边窃窃私语“你知道吗,前些日子有一个暗香的男弟子去刺杀皇帝没成功,被皇帝下旨受凌迟之行。真的太惨了,谁不好惹去惹皇帝,死了都没有一个全尸。”

“哎你小声点,我听说那个死掉的暗香就是以前整天来缠着师兄的那个,还说要嫁给师兄,真是不知羞耻。这样的恶人死了最好,省得祸害人间。”小和尚咬牙切齿的说。

少林听着,一片漆黑的眼前却好像看见了当时暗香转身时候的脸上的无望。

我曾说过不负天下人,却唯独负了他。

寺里又响起了钟声,以往宏伟厚重的声音,如今好似阵阵哀鸣

评论(3)

热度(37)